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台南台南:從鹹粥到台灣白宮



台北凍得嚇人,幾日來終於回歸寒冬本色。但很慶幸我被台南的朋友邀請做客,精彩閃躲,先在溫暖的異鄉跑跑跳跳。這篇文章是我們玩樂景點零星隨筆。

一大早半夢半醒,我們預期天氣會轉冷,新聞上的氣象說的,我們得穿很多衣服上路。但結果並不需要。我們的行程到晚上前,都在溫煦的陽光中進行。台灣電視上的天氣預報不要太相信,會轉冷基本上都是報給北部聽的,特別是大台北地區。如果天氣預報說會轉涼,那南部基本不受影響;如果說將驟冷,那南部還需等上三五天。中部不好掌握,我不說。這應該是我們的默契。

一:鹹粥
早餐在鹹粥中度過了,那鹹粥是標準的南部風,米飯的軟爛程度也是。每次吃到那味兒,就會想起高中補習的時光。因為當時補習班附近也有一家鹹粥,我常吃,所以是深刻的記憶。對於高中補習的情感,我一直很難去論斷好壞,一方面我其實很投入當時的考試,覺得解考題和去補習班是種樂趣;另一方面,想到我因教育體制而埋葬掉的歲月,也是會難過的。

二:兩個天后
朋友是台南當地人,所以我對行程一直充滿期待。不過跟大家玩在一起,氣氛往往還是重要。依照風俗,我們得先拜碼頭,到「大天后宮」拜拜,就像是對著當地的守護神稟告:我們這些異鄉客來打擾了。宗教之於我是一種複雜的情感,我不太相信人們對「神明」旨意的詮釋,但我很敬重神明的存在,因為這畢竟是人們千百年來的集結核心,總有秩序和安慰的意義,這很重要。墨子把天神講的很功效性,我是不贊同的,但宗教和鬼神,向來有為提供人們的秩序和繁榮,起到很巨大的效用。

大天后宮主要供奉媽祖,這裡人潮鼎盛,香火相盤相繞,把人們的祈願,一同帶上天去。大天后宮裡有很多匾額,都是高官提的。歷任總統或是清朝巡撫,都貢獻了不少心力。匾額上面的題字必然是讚頌媽祖的,像是「海國慈航」、「福庇環瀛」和「慈航普濟」等等。據聞,清將施琅在海上戰役大有斬獲,將一切感動歸乎媽祖,後在康熙乾隆皇帝的加持下,媽祖的神聖性與海洋神形象,才逐漸牢固。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的題字

總統蔡英文的題字

歷史我並不是很有記憶,是隔壁攤子的大叔告訴我們的。我也沒拿紙筆記下就是,一切都是憑印象。不過這樣也差不多了,至少我們看到了一個神威的形象如何在人們的想像中,逐漸被構築起來。比起質疑,我仍舊相信媽祖的神聖性,只是對於人們的這種「加封」行為,感到很有興趣便是。

前人有加封,後人有尊敬。後世大人顯貴們接下管理一職時,都不忘記向祂題字秉告,好似一種自己將代神之名照護普天百姓的宣示。而領導自己彷彿也因神而光彩、而更富有責任心。仔細看了一下題字之人,很有趣,有我不知名的清代官吏,也有我們熟知的阿扁、馬英九和蔡英文,在信仰這一塊,我們依舊情感濃厚。如果社會與人心都失序了,聆聽我們的,應該還是信仰的力量吧?

這次的台南行算是見過兩個天后。一個是前面說的媽祖;另一個則是這裡要提的:中華聖母。中華聖母其實就是有東方特色的聖母瑪麗亞。聖母的雕像,是東方女性的臉孔;聖母的教堂,裏外都好似寺廟,其實格局就是教堂。染個大紅,中國風的門戶和題金字的梁柱,聖壇兩側掛上披垂大對聯,橫批「天上聖母」。這教派為在台灣傳教,讓自己與在地文化相融相合,努力很深,只是怪怪的就是了,難以言喻;有助於傳教嗎?也不知道。


中華聖母教堂外觀

中華聖母教堂內部

三:台灣白宮  
在見過東方和西方兩大天后之後,身為文青的我們決定要逛逛奇美博物館。沒打算大書特書,但寫一些。奇美博物館為位處南仁德的一個巨大博物館,富麗堂皇,坐落在那就跟把白宮搬過來沒兩樣。他的近郊有些荒涼,但繞過停車場,走過翠綠的草地、池畔和人潮,就會看到這座台灣白宮了。若舉起相機連建築物一起自拍進去,發文說:我們來參加美國總統的就職典禮囉!也是騙的過人的。

既然長得像白宮,裡面策展的一定是西方藝術相關的收藏。有圖畫、有塑像有樂器,聽說還有兵器。不過時間很有限,東西很多,主要還只能集中在繪畫這方面說。但老實說,我不太懂得欣賞西方藝術 ,且也沒讀過相關書籍。不過且一看我粗糙的分類觀察。

首先,這些畫的觀賞動線,都是依照時代安排的。一路走下來,15、16世紀或早先的繪畫,比較多集中在對神──耶穌和聖母瑪利亞的歌頌,以及一些史詩的想像。圖畫的光影安排、景深跟立體感還比較生。17、18世紀對人的關注和描摹就多了許多,漸漸的神明退位;19、20世紀,再也沒有任何跟神有關的內容了,對人的描摹有更深刻的社會性意義。而且,非常逼真,好像可以一步就踏進畫裡的世界那樣。旁邊小朋友留下讚嘆:「好逼真哦」。我和朋友留下評語:「哇!真到底怎麼畫的!」一路看來,很像走過時間的迴廊,目睹著一連串的演進,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進步」呀,眼角閃過一絲感動。

再來是畫家的年紀。15、16世紀的畫家,多半50多歲就過世了,有40幾歲的,有寥寥可數的60歲的;17、18世紀畫家有顯著進步,蠻多都撐過60歲,甚至有超過70才過世的;19、20世紀超過60歲的是常態,超過70、80歲的都有。我看到第二種型態的進步,顯然是由於醫療的進展。這段時間,帝國和資本主義的聯手,帶來了一定的富庶,眼角再次閃過一絲感動。

唯一的遺憾,人們不一定過的比較快樂。

說實在的,台灣白宮的策展還有一切建設,真的都非常有水準,有藝術意義,有歷史縱深,有文化水平,我很推薦的。而且博物館旁還有一條大道,兩側都立滿希臘諸神的塑像,很是驚人。我只認識波賽頓跟雅典娜,就不多說了。但看來,這果然是要大錢才建立的起來的磅礡。我忽然想到戰國的秦國在攻克某個國家時,就會蓋起跟那個國家一模一樣的宮殿在自己國土。不知道再多出幾個大資本,台灣有沒有機會成為世紀帝國?


台灣白宮:奇美博物館



台灣白宮:奇美博物館


若你是台南居民,參觀台灣白宮是免費的,若有學生證的是優惠價150,此外都是原價300。我認為這是經濟學的「價格分歧理論」﹝Price Discrimination,也叫做價格歧視理論﹞。諾貝爾經濟獎得主Stigler說:「同樣商品,以不同價格出售一定要把市場分開。」同樣的博物館、同樣的館藏、同樣的人員服務,卻對不同身分的人收取不同價格。Stigler認為世界上無法在一家店內看到價格分歧的想法,基本上經不起考驗。

而有價格分歧的生產者,往往利潤就在於差別收費,台灣白宮這種壟斷性高的服務提供者,特別需要價格分歧。極端的看,如果消費者的剩餘都真被剝奪了,這個市場也依舊是有效率的。出去玩是有經濟學的,而這次我們吃飽喝足瘋狂撒錢,為台灣的經濟盡到心力,這也是經濟學的範疇。

我們的動線是鹹粥、媽祖、中華聖母、台灣白宮,不再只有熟悉的孔廟和赤崁樓,我對台南有新的建構拼圖了。

*封面照為台南市市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