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5日 星期日

歷史無正義


本文撰寫於2018年8月4號,從台北前往桃園機場路上
早上搭了一個尼泊爾華僑司機的車,說中國的基礎建設輸出,也來到了尼泊爾。他語帶笑意的說,以後尼泊爾就會歸中國人管轄了。
事實上也不只尼泊爾,據同事去馬來西亞的考察,也得到了相似的結論。當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若跟不上基礎建設的還款速度,或是主要建設都仰賴某一個國家,就會呈現一種被架空的態勢。
事實上,這和歐美過去進行的殖民,沒有太大的差異。不用一兵一卒的武力,透過貨幣體系的掌握、制度的建立、核心能源的掌握和建設的輸出,進而掌握在國家間博弈與國際政治的領先地位。
中國也走上這條路,所有要追求成長的大國都必須走上的路。歷史不斷重演,而且從無正義。
一如今天我們生活在歐美主導的體系,崇尚歐美文化;未來的第三世界,大抵也會像我們尊崇歐美一樣,尊崇中國的文化與制度,這或多或少都可以說成是從經濟殖民,變成文化殖民的過程。事實上,中國確實正致力於研究開發中國家的成長理論,並透過各種力量,在這些第三世界國家建立起自己的體制與論述。其目標非同小可。
話說到此,其實中國的基建輸出,對尼泊爾的物質生活達成極大的改善。以前至少半天都斷電斷水的,現在供應全部穩定。
然而這實際上對他們起到什麼影響嗎?尼泊爾人十分樂天知足,沒錢就沒錢,沒電就沒電,也不爭執。司機笑著說:「是信仰的關係讓他們如此。不過還是很落後啦!」
怎麼說呢?一來一往間,我也不知道怎麼評價資本與政治力量的貢獻。只能說,歷史從無正義,現實亦然。

2019年8月13日 星期二

今非其時


眾所周知的,中國古典文化曾被有心人士被定義為是封建。這是個主流的論述,尤其翻開60、70年代的著作,不論是文化的、哲學的或是學術的著作,都能看到定調古代中國為封建且不科學的強烈批判﹝例如劉大杰的《中國文學史》﹞。

回過頭來,前陣子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中國標語,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既然是復興,那肯定曾經強盛。可是那個強盛,不恰恰正是封建時代的產物嗎?為何一個現代意義的復興,卻是對過去封建的成就念念不忘?

果然這個世界是充滿矛盾。

那個封建的中國能被稱作偉大,不是因為每年有8%的經濟成長。而是因為他主導著一個乘載巨大文化圈的語言系統,像是位處漢字文化圈的核心地位;有時與他同列並行,還令他國的既得利益者感到自豪,例如明代的朝鮮自居小中國。在某些時候,他還有不可思議的開放與包容,就像大家都琅琅上口的大唐盛世。

余秋雨先生說,今天的中國人非常敏感,壁壘分明。就算走回大唐,卻誰也聽不懂彼此。這是文化的隔閡。那年在政大錯過的一場演講,主講人明居正教授的想法一直是,或許動亂有外力的理由,但執政者也該看看自己做了甚麼,才讓大家對你這麼害怕。這是王道與霸道的隔閡。

很多文化人或明或暗的質疑,如果復興,中國還擁有古代的什麼?

我前往中國也非常多次了,今天的中國的確有一套合乎國情、邏輯自洽的政經論述,以支撐體系運作。但和古代相同的,那套天道循環,仍舊成為這套王權體系的夢魘。古往今來,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這個節骨眼,扛著民族主義的大旗,在經濟自然規律走緩、美國外力進逼還有內部不協和之下,這個平衡,成為了現時超高難度的考驗。

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之前我在對岸遇到一位國小高年級生,小弟弟。他聽口音後問我是不是從台灣來的。我說:是的,我來參訪交流。小弟靈光一閃,直說:那你就像遣唐使囉?

不知道是因為歷史課學到,還是因為他心中閃爍著民族復興的熾熱火光,才使他說出這句話。我都由衷佩服。

然而小弟應該不知道,我雖是遣唐使,但我卻還在找尋大唐。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小雜感


每當一個趨勢形成,路上就會充滿形形色色的大師。知道怎麼買幾顆虛擬貨幣的就是區塊鍊大師;快速讀了幾本書,就要教你怎麼深度的學習;會打幾句程式語言就變成了數據分析與AI大師。

這樣的情況,在之後只會越來越多。他們對原理沒有深刻的把握,他們沒有一套千錘百鍊的系統化知識,他們只是速食時代的產物,抓準了你的焦慮與懶惰,掌握著資訊落差的機會,接著就虎視眈眈等著你為自己人性的缺陷付費。

知道個幾個概念,甚至是高深的數理模型或流程圖,一點也沒什麼好厲害。這是為了自我安慰,或是為了秀自己很棒棒,虛榮罷了。

那些是工具,工具是為問題服務,不重視思考而重快速的社會,終究不清楚在學校學了那麼多有什麼用,又能用在哪裡。因此,資訊造就迷惘。中國大陸的學生似乎也存在這個問題,有老師就曾說:「我看見學生提了很多他們學過的算法,但我根本沒聽到他們想處理什麼問題。」

這讓我想起以前個體經濟學教授,在我們報告時總是插話提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寫?為什麼是這個方法?你們討論的問題是什麼?」你不清楚問題,就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就不能準確處理問題。

疑?學校有教這個嗎?如果對以上很陌生,那我們應該要考慮一場以問題為導向、以人為根本、以教育為起始的思想革命了。

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都是經濟問題?


在某些「穩定至上」的觀點中,民怨的發生永遠都是經濟問題,以為經濟發達雨露均霑,大家發達了以後,此後便安然無事,國泰均安。但一切才要開始。

倉廩實而後知禮節,衣食足而後知榮辱。民生經濟只是最基礎的要求,富有了之後人們在意文化、在意道德,在意精神,在意法與制(治);如果只用狹隘的subsistence來看待一族一民的不滿,那麼我們將難得其要。

一味導之以刑,訴諸情緒與暴力的處理,人們會姑且服從,但天下之心難歸。這將導致不會真正有人尊敬你的手法與格調,所以不會有人真正信賴你的力量,並發自內心與你學習。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My Opinion and Experience to Humanism: The Interview with Canadian Atheist

The post was originally on Canadian Atheist with title of “Interview with Tsung-jen Wu — Asian Working Group (Taiwan), Vice-Chair East Asia, Young Humanists International”You can read the full article by clicking here, where you are going to know my life, experience and point of view toward Humanism. You can access to the full text on my Medium account as well.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thank Scott Douglas Jacobsen, the interviewer and the writer of the article. It is his invitation that gives me the chance to share my personal experience with Humanism, which drives the progress of modern society.

Interviewee and Interviwer

Interviewee: Tsung-jen Wu is the Vice-Chair of East Asia of the Asian Working Group (Taiwan) of Young Humanists International. He is important in the provision of a perspective from East Asia and humanism.
Interviewer: Scott Douglas Jacobsen is the Founder of In-Sight: Independent Interview-Based Journal and In-Sight Publishing. He authored/co-authored some e-books, free or low-cost. If you want to contact Scott: Scott.D.Jacobsen@Gmail.com.

2019年2月18日 星期一

產品有個性,才能發大財

附圖為大聯盟球帽專區,從70年前的復古LOGO到特殊設計都有。個人攝於台北忠孝敦化捷運站4號出口附近(獲得攝影許可)



看著滿街滿路、滿坑滿谷的大聯盟周邊商品 (好的,沒那麼誇張),我感覺欣喜,畢竟大家又潮又愛看球。不過我高興過早,因為不少人其實不懂棒球,穿好看的而已。這讓我想到一個故事。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Will Big Data Undermine Humanistic Society?


The article discusses the probable negative impact caused by data on humanistic society, which is my another trial that I use English to express some ideas.

Full article is shown below:

Click>> http://bit.ly/2SCA9SW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吳寶春與中國



*本文亦刊登於個人臉書

你有專門生產技術,東西好,大家都會想要。如果你的技術因此會隨時被偷走,或被要求交出來,那大家就沒有去創造的動機了。 這樣一個地方,長久下來經濟不會好。

這就是為何要有私有財產,有私有財產才有市場,而政府必須尊重、並保護個人權益、私有財產或是技術。

我們可以為了一個大而有利潤的市場,去迎合,或支持某些意識形態。但永遠也別忘了,如果一個地方不尊重個人權益,那長期的經濟是搞不起來的。

吳寶春的名號、個人品牌和自媒體都是個人財產。這之所以存在,或被尊重,正是因為我們有一個支持私人財產和個人權益等大環境。

拚經濟,但你知道經濟成長的本質,是什麼嗎?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Statistics report in Major Leagues Baseball: Whether American League is statistically richer than National Leagues?




My report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one. This report finished at last year was my statistical class practice discussing whether American League is richer than National Leagues by measuring the difference among their total payroll in 2017 under statistical test (two sample t-test).

If  hearing something about Major League Baseball, you may have impression on this two leagues. If not, it doesn't matter. Because this simple report will not challenge your knowledge to baseball but will brainstorm in statistics. Full article can be read in the connection below:

http://bit.ly/2QIVHLL


這篇是我去年完成的報告,探討美聯球隊是否比國聯球隊更富有。我們透過2 sample t-test 來了解兩者之間是否有差異。不需要對棒球有深刻了解,也能用統計學基本概念了解這篇簡易的報告。歡迎點擊以上連結閱讀,文章為個人練習之作,有瑕疵之處請見諒,也歡迎討論。

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政治圈的搖滾巨星




今年市長議員選舉前幾周,我分享了很多柯文哲的貼文,幾度被懷疑是柯粉。一開始被這樣認定時,我便極力否認,好像身為柯粉是一個負面的標籤。事後想想,這也沒什麼大不了。一個有個性和魅力的人被眾人熱愛與擁戴,也是很合乎人性的事。

2018年9月1日 星期六

小餐館的惡夢


記得有一家小餐館的老闆跟我說,基本薪資的調漲讓他們沒有辦法雇用更多人力,利潤下調的結果是老闆動用更多家人的力量將營業時間拉得更長。

根據基本的經濟原理,在一定產出範圍內增加人手,可以讓經營的平均成本降的更低,為利潤騰出成長的空間。古典經濟的精神首要在於分工,因而讓產能提升,或使繁雜的任務能被妥善處理。再來是自由選擇,在分工的過程中形成市場與就業選擇,人們在選擇中決定出適當的薪資水平與成本結構。

到此,這樣想法也許很像是自由主義保守派的意識形態,所以我相信政府保障勞工是不錯的事情,因為有很多店家或公司確實運用壓力與資訊不對稱,進行惡意壓榨。

但我開始思考,這樣的保護會不會砍到的只是老實做生意的人?那些玩弄資訊不對稱或是以夢想為號召的組織,會否依然繼續玩弄規則,用著低薪指派不合人情的工作內容?那些坐擁大資本的組織,仍舊把錢留給自己創辦的協會或影子銀行進行技術性節稅、逃稅甚至洗錢,而且還沒有本國或跨國的法規得以處分。

許多小店家利潤遭到腰斬,也會讓展店的再投資、創業者的消費、政府的稅收甚至消費者的消費品質都降低。因而在低資本低投資的市場,形成一個為求苟存的惡性循環。

小市場與政府在自相殘殺,結果是讓利潤下滑,大市場在制度漏洞間跨國合作,形成更大的壟斷。

這意味著許多保障的政策,砍下來的可能難以去彌補失去的,最可怕的狀況是,我們並不知道代價如何精確衡量。所以最終政策要的是什麼、砍了誰來成全計畫,要透過另一個框架來思考;道德與正義需要利弊衡量的框架來成全。畢竟,有時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那些熱血激情的,終將歸於平淡:回顧「自主學習」的興起與衰落




一直到最近,好幾個人提到關於學習,我才想起原來距離我思考「學習」這件事,已經過了兩年多的時間。那時剛上大學不久,為脫離魔爪而感到慶幸,也很熱衷於批判國高中教育的愚昧可笑。相對應的,我也對一些全新、講求自主的學習方法大懷期待,像是小組學習、增加課程互動或是線上資源等。這些方法力求跳脫既有框架,以達成技能培養、知識獲得甚至是人格成長的目標。

但隨著較學者和學習者倡議的諸多計畫相繼失敗,我對舊有信念早已產生質疑。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1984》讀後心得與探討



前言】本文長約2500字,閱讀時間8分鐘。主要彙整1984的核心內容,和進行延伸議題探討。如果想理解全書要旨,仍請搭配原作服用。


今天我們對民主、人權和自由已經相當習以為常,甚至把他認知為普世價值與繁榮的條件。然而,在風雲變幻的20世紀上半葉,情況完全相反。社會主義的聲勢強過自由國度,絕多數國家都沒有正式的市場與民主機制──嚴厲地說,社會主義還差點統治了世界。


我們也可以嘗試想像另一個歷史途徑,其中由社會主義主宰了今天世界,那會是怎樣的情景?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身在那個時代的隘口,便做了此大膽剖析。他將共產黨的勢力、權力和能力推展到極端,《1984》就是他那具有想像力和洞察力的諷刺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