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莊子「惡乎介也」讀後思考


圖取自:蔡璧名《正是時候讀莊子》

莊子〈養生主〉裡有一篇叫「惡乎介也」的文章,很短,內文是這麼寫的:

公文軒見右師而驚曰:「是何人也?惡乎介也?天與?其人與?」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獨也,人之貌有與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大意是說公文軒看到右師便驚訝的說:「這個人怎樣的人呢?怎麼只用一隻腳站立?這是先天就如此還是後天造成的呢?」


右師回應是,「這是先天自然的,而非後天人為造作」。在他眼中,不論是否天生獨腳,那便是命定,是天也,重點不在天生或後天使然。

所以即便只有一隻腳,雖然不同於一般人生而兩腳的形體,但實際也是自然之道。他所回答的先天自然,並非縮限於天生外表如何,而更要從內在突破外在加諸的限制,達到莊子要說的順乎自然。

我想了一下,確實,我們對內在與更隱微的本質著重甚少,一不留神就只憑表面之上,定奪對人事物的認知和價值,我也順道為過去膚淺的我告解。人跟很多事情一樣都不是表面看來的簡單。看外表卻沒注意到內在,就算裡外都看到了,我們還不瞭解他的經驗和成長環境,這是再怎麼做也永遠不足夠的事情,也因此值得我們盡可能從根本和全面性的角度,心平氣和的內涵思考。

每每喪心病狂的殺人案件發生,責罵與憤怒當中也應進一步檢討他所生存和依附的社會,對他所造成種種可能的影響;看到我們一般定義下的弱勢達成和我們並駕齊驅,甚至更好的表現,就拿來當作自我策勵的工具,好像優秀卓越原不該屬於這些人。是不是有那身為多數優勢的人,用蔑視和優越,在他人身上無情的貼滿標籤?

其實再從惡乎介也延伸想想,有時候看似人為而致的東西,背後決定性的力量往往都還是那些屬於天與自然的範疇。我們不論追求什麼,就算機關算盡,最後仍不免感嘆成事在天那種不得自主的遺憾。有時自我過度膨脹,就會誤以為什麼事情都能盡在人為,不論天有無意志,總之是被忽略了,直到哪次情況失控了,才意識一己之力的渺小。氣候問題不正如是?

當然也不是否定人為的力量,西方有句話說的好:「如果我忠於現在,上帝會幫我安排未來」。雖看似交由上帝和大自然神秘力量處理,但還是先設有你忠於現在、自己所選的大前提。如果天將降大任於某甲,他卻選擇放棄心志勞苦、肌寒體瘦的承擔,那是天皇老子也幫不了他功成名就。

有沒有機會是看老天,要不要掌握看自己。或許不要說那麼絕——每個人都是有機會的,就看在什麼時間、事件、不同人生階段出現,再來才是掌握與否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