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預見下一波文明革命:哈拉瑞教授的獨到史觀



暢銷歷史著作《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教授來到台灣進行演講,這也是他在台灣的唯一一場論壇,過程中的演講和互動都由現場同步翻譯,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我們的問答互動,由台灣知名作家謝哲青主持。哈拉瑞教授在這場論壇討論到人類如何從一個地球上的平凡物種,成為世界至關重要的存在,他將他的史學觀點、他的世界觀和我們分享,也提出了一些猜測和擔憂。以下是我在這場演講中的整理。


從不重要變重要的因素:彈性的團隊合作

人類之所以從地球上一個普通不過的物種,變成如今世界至關重要的存在,很大關鍵在於人類擁有非常彈性團隊合作能力。昆蟲如螞蟻、蜜蜂等,也是相當善於合作的,但是他們的合作完全不具有彈性,甚至不能稱作是社會,沒辦法隨外在急遽變化的環境調整,因為他們的合作機制,建立在DNA上──先天的規束。就像螞蟻們不會推翻蟻后建立新的工蟻階級,或是找出一位新的蟻后把持新體制。

猩猩和大象等動物則具有較彈性的合作,也會互通有無,但只建立在「認識」的前提下才能。換句話說,一隻大猩猩不會跑到地盤以外的地方,跟一群不熟識的大猩猩討論合作,交換情報。而人類之所以成就,就是因為克服了這些限制,跨越了巨大想法差異、個體數量和時空達成溝通和合作。

所以哈拉瑞教授也認為,一個人類個體和一隻猩猩個體,在孤島上競爭,人類不具有優勢;但換作人類群體對上猩猩群體,人類基本上就會勝利。


成功的關鍵:想像力

這個段落是最核心,也是哈拉瑞教授史觀之所以突出,但也爭議的地方。他認為人類成功的原因,關鍵在想像力這裡我認為他說的想像力,應該是指人們藉由想像來突破客觀物質的存在,使他們相信某一件事物能帶給他們怎樣的好處或歸屬感,進而使共同想像與相信這些事物的人,能夠有力廣泛的聚集起來。他的論述是說「人類會接受虛構的故事,並以它作為合作的基礎」。這個所涉及的層面很廣,在遠古的時代,一開始是神,建立在一個對自然與超自然力量的信仰,編製出一個使人信服的故事做為合作基本點,這也解釋了為何大大小小的古文明都有對神鬼的信仰,君王會試圖把自己也神格化獲得統治基礎。

這到了現今更涉及政治、經濟、法律和科學科技等。哈拉瑞教授談到國家、人權還有錢。國家並不是在客觀物質上存在的東西,但有一群人說了一個虛構的故事,讓大家藉由想像這個概念,使得在這個區域裡面的人們在認同上有個共同依歸,這在古今中外都能看到。人權也不是客觀物質上的東西,當把人體給剖開,看到血管,看到器官,但並不會看見一個叫做權利的東西,這經由對故事敘說者的論說想像,讓共同相信的人為這個目標團結努力。

那麼,錢也是嗎?黑猩猩是有可能以物易物的﹝椰子換香蕉﹞,但不會看到他們拿一個客觀物質上不等值的東西﹝綠紙換香蕉﹞,去和對方交換什麼。錢是說得最成功的故事,藉由這張紙背後的故事,相信它所帶來的等值效益,讓大家為了賺取這個東西而付出心力。並非每個人都相信上帝,每個人國家認同都不同,但只有錢是大家都相信的。

這樣說來,好像這些東西都被貼上負面的標籤。其實不是,故事有好的也有壞的,像人權就是好的故事,因為他能夠經由大家共同追求,達成真實痛苦的減少。

哈拉瑞教授這個觀點,我有看過類似的,不過負面情緒很多,他們會說這個世界就是大家在比賽說謊,誰說的謊大,誰就是對的。他們只是沒用「虛構故事」這個可愛又中性的字眼。

科學與科技

哈拉瑞教授也說科學所帶來的一切也在於故事。科學本身是客觀中性的表達世界運行的規則,不會給我們價值判斷,但是會有人在科學的基礎上加工或扭曲原本中性的意思,造出虛構的故事讓大家試圖相信,甚至去信仰。像是納粹和共產主義,就本著物競天擇,進行種族的屠殺或高談階級不斷鬥爭之論。

科學所衍伸的科技,帶來新的生活型態,改變舊有秩序,面對更不可測的未來。19世紀的世界就受到這樣的衝擊過,歐洲走向傳統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之爭,中國則是洪秀全的太平天國。但他們後來大多都被忘了,因為他們失敗了。他們走向極端主義,就是為了找回舊秩序的安全感,可是他們最終力圖找回的,都是幾千年前的故事,不能應付當代需要的解答。

但有的人卻被記下來了,像是共產主義。列寧、馬克思、恩格斯回答了當時的問題。哈拉瑞教授說,那是科學的宗教,他們企圖在人間建立天堂,在工業革命物質背景下達成,信仰的是科技和物質,不是神。

同樣的背景仍然發生在今天的21世紀,有高速發展的科技,也有人極端走向基本教義派,試圖找回舊有秩序,像是ISIS,但顯然新的秩序並不能期待他們,因為新的時代需要新的思考,19世紀和20世紀的案例殷鑑不遠。

關於未來

新的故事不能期待中東,哈拉瑞教授認為,應該能期待矽谷。那裏擁有非常多的人,比起現在令人擔憂的世界各地的政府,他們對未來的世界是抱有展望的,他們和20世紀的列寧一樣發展科技的宗教,在嘗試說出新時代的故事。而世界各地的政府最令人擔憂的是,對於即將到來的新環境,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未來的科技發展將不侷限在有機之生命,而在「矽的生命」,重點差異會在身體、大腦和心智。也就是最大差異,將不再純然是社經地位這種區分法,而在於身體本身,人有機會成為「超人類」,而且也有能力創造其他的生物,就跟神在人們心中的感覺是一樣的。

這樣的狀況會有一些危機,像是人工智慧會取代某部分的人類,使他們顯得毫無用處。再來,掌握這些科技的一小群菁英真的有辦法控制這些技術和能力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人類會反過來被人工智慧駕馭,AlphaGo也許就是我們的上帝。最後,這些展望中是工程師的展望,而不完全有哲學的元素,如此能夠真正代表人類嗎?

未來人類就算滅亡,也不是氣候摧殘而瞬間死亡,而是會緩慢漸進的進化成另一種版本,人體裏頭可能有很多感應器和晶片等等,我們可以用腦上網。這是新的形態,拋棄了舊有的有機形式。

「人類的歷史,從發明神開始;人類變成了神,歷史就結束了。」

哈拉瑞教授﹝左﹞在回答聽者的問題,主持人為謝哲青﹝右﹞

我與哈拉瑞教授合影

演講票根
哈拉瑞教授的簽名

《人類大歷史》書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