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未知、偶發與隨遇,我看待旅行的過程與感覺


今天參與蓋米旅遊的活動,地點在創咖啡。路上我迷路了,民權東路走成民生東路,往左轉走成往右轉,走到店門口了還不自知,就這樣昏天暗地的折騰了好久,不過也讓我感受了台北這個都市吵鬧中的美妙,這應該是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定義,我一直都無法說清楚。是跟喜歡的人出去就算?或是到一個陌生沒人認識我的地方?還是得要來個上千里數百天的壯遊才算?但是我對旅遊一直有一種感覺,那感覺是很確實的──我感覺我是活著的。

一直以來,我們礙於社會群體壓力、眾人眼光和輿論,一直沒辦法真誠地活著。對於戴上假面是那樣習以為常,脫下假面也是慣性的恐懼,事實上更多時候,我們也不知如何面對自己。

我們為了物質而活著,在異化與疏離當中行走,每當接觸這世界多一點,就得要耗上好大一份能量。我是誰?為了甚麼?是工作?是家人?還是好多年前告訴自己的初衷,忘了,概念已經模糊。

於是旅行真正的意義才真正在此凸顯,感到輕鬆、自在,感覺我真正用自己的心和眼,體驗和觀察這個世界,這應該就是旅行的意義。因為當在體現「旅行」的過程時,才有那樣一個機會,重新審思自己與周遭的互動關係,還有在這些感知周遭的過程中,再次確認自己還是活著、還是形神相依的。

但我今天這個迷路算不算旅行呢?我認為是的。旅行本來就不該被硬梆梆的設計,他不同於必須準時交單的生產線,不是時間排程萬萬不可錯的研習考察,他帶給我們的是在單純的期待與好奇,在時空、人物交織的偶然間,迸發讓我們感受到的美感。那很像是藝術或是文學,存在於框架和客觀限制外。

就像人生也不能是規劃出來的,中間總有許多變數,使計畫跟不上變化;旅行也是一樣,得用「走」出來的。

就像今天的主講人林家緯所說,旅行不能被設計,走了就知道去哪

剛好也有個經驗很有趣,發生在活動後晚上,我跟朋友決定去逛夜市。起初我們決定去景美夜市,並且決定好坐哪班公車。但我們偶然間也發現,有台車可以前往士林,我們就在一切都決定好的當下,完全改動行程,去士林夜市。

也隔沒多久,大概10到15分鐘,就到士林夜市了。當下還覺得奇怪,從來沒想到捷運中山國小站和士林夜市可以這麼近。原來只是因為捷運路線圖繞得比較遠,所以才有士林夜市離我們很遠的錯覺,其實他距離我們,只有地圖上一條直線的距離。

沒甚麼,就是單純要吃,就是純粹想玩,就是那個「偶發」的瞬間,那一轉念,一場偶然與新奇,就成一場小小旅行。我們體驗,我們感受,我們感知自己活著,就是一場小小的旅行。


生命應該就是大大小小的旅程所組合起來的,感受它的存在,感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場旅行。路還很長呢!就走吧!

補記:以下照片是活動時拍的照片


主講人林家緯先生。P-MAX(戶外極限運動公司)和吉林生態教育學校的創辦人他到西藏壯遊,領悟到生活是可以很簡單的,毅然放棄高薪,投身戶外活動產業。


意外發現這個畫面有協調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