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思考一個「令人期待的亂世」



「要考公務員啦,這樣才安穩」、「啊像考那外交官也不錯。」

「讀書就好啦,以後好找頭路。」

很多老人家每每看到我是大學生,總跟我說要好好讀書才有前途,考個公務員才安心健全,甚或建議我去讀個xx系研究所,好找工作。

我第一反應雖然不是關你啥事,但心裡卻也湧起一股不想被指導的嫌惡感。

情緒盡可能不寫在臉上,但一定會留在心裡。現在不是以前的「牧場時代」——讀好書,就做好事情;而更像是戰國時代,什麼都有可能,什麼主張都會出現,而且人們的價值認同複雜不一。

那些老人家的思想觀念也是紛亂中的一角,是我們難以理解,不想接受的那種。

儘管如此,但我定心一想,發覺他們的想法雖然已站不住腳,可似乎還一直根植在我們內心的深處,我們說要淘汰這種觀念,但好像也還沒找到自己的方案來替代。

每當勇敢「做自己」的風險一靠近,我們便開始思索更多安穩的可能,像是「我的興趣我媽說會餓死,不要好了」;「去考公務員......雖然考試無聊,但從小考到大,還做的到」。

對,不是每個人都是冒險家,也非每個人都適合大風大浪,但至少,我們要能做到好好認識自己這件事吧?能有主見的識別每個機會與轉機,還有追求自己所愛的勇氣。

上一代人的思想和觀念,源自於他們的環境和觀察,甚至他們終其一生都為那樣的價值觀努力,而台灣在那時也成功了,所以也別怪他們只能給後輩的我們這些被視為「老套」的建議,這是時代的侷限性。

當然,嘲笑他們落伍、老古板也在所難免,但他們還有自一套價值觀可以遵循、努力。那我們有嗎?我們是不是更認識自己?更知道自己該完成什麼事情?

舊的典範會被淘汰,新的價值觀還沒被建立起來。這也就是為何今天是個戰國時代,什麼都可以主張,而且都可能被採用,人人都可以像儒道墨法在亂世中佔得地位,可以為自己關心的一切盡心力,談主張而被看見。

一切就看認不認識自己,敢不敢想,做或不做。不能大破前人之論,自己卻沒有一套價值觀和準則了。

不要忘了一個願意溝通、聆聽和自主學習的心,有了這些,這應該是令人期待的亂世,一個有活力,有創造力的時代。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