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詩論:試論詩

 「敘述是人類文明的基本特徵,更是人類存在的基本方式。」人類文明存在的價值,大抵脫離不了透過有意涵、有架構、有情感以及有價值去取的記敘模式而建構。人們必然不滿足於自己的存在,所經所歷,所聞所敘,是零散而沒有組織的存在,因此「敘述」在人類文明中才具有執導性的地位。

     今天我做詩論,同樣也是不甘詩之於現代的隱沒,或說少受眾人眼光珍視,並且對他的了解很凌亂。因為詩自身就符合敘述的特點,在婉轉與直鋒之間、情感穠麗與疏淡,及語速與字詞的精鍊化選用和意象交錯達到的平衡被建構,因此才說他是合格合理的「敘述」,是人類文明的精神象徵,更也是人類存在的基本方式之一,同喝水、吃飯和性那般。

     吃飯飲水性生活的重要至今不減,然而同為人類存在之基本樣式的詩,層級和需求卻已下降。詩在遠古人類文明中,是繼居民物質生活水平提升和穩定後,更高精神層次的要求,但不能視為沒有必要。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們已經過著更高水平的生活,物質堪稱有餘裕,卻沒有對精神層面的詩乃至相關的一切有更渴切的需求,更顯然的在重商主義、利基的社會和工業化失幸了,而「現代主義的出現是詩﹝或是任一種型態的藝術﹞ 的墮落」。

     有些東西就是適合量化,有些東西就是情緒性,有些東西需要符碼和代號來表達,詩是這些彼此分類,且又看似彼此格的物件的載體,擁有純粹情感、純粹創造、純粹目的意義的存在。具有超脫眼前所能見的世界的意涵。價值不在該是市場的大宗交易貨品,或國家經濟的引擎, 而是其在社會中所能影響的程度比例,在人們因為心靈層面﹝包含欣賞﹞對這些作品大量需求,而致使他們在表達某些情意,或凝聚某些共識,有決定性的關鍵──至少不是敬而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