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人機世紀之戰:棋局的結論,莊子也得一分?從李開復觀察的延伸



最近南韓棋王李世石對上Google人工智慧軟體AlphaGo的弈棋對決,激起外界許多推測和想法。比賽結果大家應該都不陌生,李開復也針對這項結果,發表了【人類過去的發明有沒有可能帶我們走錯了方向?從第二盤AlphaGo vs. 李世石的觀察】一文,一如標題,提出的省思和結論值得我們再三思考。

棋局的結論,莊子也得一分?

文中提到AlphaGo一直在下人類經驗判斷下的爛棋,許多人也覺得自己能夠戰勝這台機器。

直到AlphaGo總清棋局時,大家才赫然發現,這部機器對於大局的思考遠超過人類想像,當初被視作爛棋的,看來竟無處不佔上風。李世石更承認,AlphaGo會下一些人類下不了的步法。

這篇文結尾的評論很有趣,讓我想到莊子的思想,他認為人們向來用以往的經驗判斷結論,而以為那是絕對或唯一的方向,而忽略更多面相和可能性存在於「相對」之中。莊子藉鯤鵬跨生物間的變換,突破外型限制,首先就化開了人類對事物理解的慣性經驗。鵬一飛九萬里高空,其巨大且能關照世間萬物的高度,才能真正跳脫因身在﹝陷﹞某事物中的絕對價值判斷,而明白所謂「相對」的意義。這些「相對」也是相對於人們的絕對價值和自認為涵蓋夠廣的標準答案或典範觀。

或許每一條能通往解答的道路,其實都是因人而異,因物制宜,連續與不連續,無法被單純被某些經驗歸結出的「相對」觀,而不是那些被奉若神明的經驗或典範,一如AlphaGo被人們視為怪異最終卻勝過人類的佈局。

這場弈棋的結論,2300年前漆園吏莊子,也得一分。


同場加映:關於慣性對人類的影響
http://www.storm.mg/lifestyle/84042
制約行為
http://wfhstudy.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07.html?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