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人類歷史的詮釋可能:《人類大歷史》圖書介紹



上一本閱讀的宏觀歷史著作是《西方憑什麼》,《人類的大歷史》是我讀的第二本宏觀歷史。兩本都是博觀約取,回應並挑戰許多史學爭議的大作。

《人類大歷史》以幽默親人的口吻,以及跨領域的廣博視野,取代大量艱深史料鋪展並以平白易讀的文字陳述。不管歷史好不好,都非常容易上手。跟隨作者哈拉瑞的腳步走完這場大歷史旅程,幾乎不用什麼門檻。

│智人的巨大成就:想像力

我們常說人是萬物之靈,古今皆然。然而我們想問:智人真的有那麼特別嗎?作者認為答案:「是肯定也是否定」,之間的轉捩點,就是「認知革命」。

什麼意思?首先當答案是否定的時候,人類確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就只是生物的一種,完全沒什麼突出或特別強大的地方。200多萬年間,他們的存在就跟其他動物一樣,如此自然與平凡,毫不可疑。

當答案是肯定時,其間轉變在7萬多年前,智人發生一場「認知革命」,發生原因目前無解。以《西方憑什麼》的話來說,是「人類突然變得非常聰明」;哈拉瑞教授則說,這場革命讓智人擁有「想像的現實」,簡言之:「想像力是智人有所成就的關鍵」。

│虛構故事

有了想像力後,智人就可以開始想像不存在的事物了,因此有了虛構故事。智人能夠依循這些故事或理念而凝聚共同信念,共同努力,或願意遵循某些規則,達成更大規模的合作,並達成目標。史無前例的,智人繞過基因演化了!

大猩猩不會像我們有城市或帝國的巨大組織;工蟻也不會組織起強大的階級,推翻蟻后階級。因為他們行為都受到基因限制。獨獨智人可以繞過基因演化,相當彈性的組織起巨大的群體,完成合作分工。其中奧妙就是一個又一個虛構的故事。

有限公司、法律、宗教、金錢等等都是虛構的故事。虛構故事是中性詞彙,並不意味虛假與卑劣。它是一種相對於客觀、已存在事物的概念。虛構故事被人們想像出來,並且被相信。這是「互為主體性」,存在大多數人的「主觀」中,而不屬於客觀物質世界的東西。一如我們尊重人的自由,標榜人生而平等,但客觀上人體內並沒有任何叫做「自由權」的東西,但我們卻都可以相信人生而自由。

相反的,要叫一隻大猩猩相信錢薄薄一紙能買到他喜愛的香蕉,或是向任何動物宣教,信仰共同神靈,劃歸進我們的文化,答案是無此可能。一般生物群體到20至50隻就會開始混亂,150是必定會分崩離析的最大值。

因為動物行為都受基因強大約束,世界也只有客觀存在的那些東西,像是一些花草樹木,只有智人能透過想像相信並未客觀存在的事物,達成更大規模與彈性的合作。像是透過共同信仰某些神祇而組成部落;因為相信之後會更好,所以願意選擇投資不熟識的一群人,這是資本主義;不認識舉國萬民,卻能認同我們都站在風雨中的同一陣線,這是民族主義。

有合作當然也會有爭執,中間僅有一線之隔,左岸的人說的是耶穌的故事,右岸的人說的是阿拉的故事,兩邊就打了起來。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就是如此,政治與經濟因素固然重要,但不可忘記的是兩邊人馬說著「很不一樣的故事」。

│書眼:虛構的故事與想像力

整本書是人類的大歷史,是「智人」的大歷史。智人在七萬多年前的認知革命,讓往後世界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一系列歷史進程,就是所謂大歷史。所以通書的邏輯、編排及時間進程,都環繞在「想像力」和「虛構故事」的論點進行。

貫串文章的關鍵字叫文眼;橫貫整本書的關鍵字應該可稱作「書眼」,想像力和虛構故事正是本書的「書眼」。

哈拉瑞就像一個嚮導,帶我們走在漫漫的人類歷史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想像力和虛構故事如何一再被運用,一再被強化。一幅幅風景構成了智人的成長與發展歷程。

│歷史有始有終

他的史觀繽紛多彩,不只是單純的歷史學,還有生物學、基因學和心理學等硬科學大放異彩,讓大歷史拓展宏觀的視野與更多解釋的方向。認知革命前,智人跟萬物一樣,都受到基因與演化的約束,所以只需要「生物學」就能詮釋人類的行為;在認知革命之後,一切有所轉變,智人「歷史學」才算是開始,對於人類行為的闡釋,方得有意義。

哈拉瑞認為歷史學有開始也有終結,開始於認知革命,結束於智人的滅亡。但智人並不會像〈明天過後〉那種方式被大自然摧毀,而是智人將自己變成超人類。

屆時既有的法律、宗教、倫理、男女關係、親情和產業等等,一切都將徹徹底底改變,對於那些半機器人和超人類來說,我們現在的一切,根本沒有太多意義。智人這個名詞也將失去意義,這是智人的末日,也是我們可預見的將來。

│歷史與哲學的溝通

走完幾萬年的大歷史,我們會感覺自己成長許多,也能知曉生物學、社會學甚至是經濟史的知識,了解「是什麼原因造就了眼前這個世界」。你可能百感交集,可能是對過去我們智人老祖先做下的種種選擇而不解,可能是對哈拉瑞預示的下一波文明革命感到無力。又或許,你會感到無比樂觀,因為我們逐步解決許多困難。

最重要最重要,哈拉瑞想要給大家的,是歷史與哲學的溝通。他在本書第19章針對「快樂」,以心理學和生物學並進的眼光,做本質的探討。智人走到今天,想要追求的是什麼,是快樂幸福而已嗎?

我們其實對自己一無所知,若在生物學的規範,快樂只是短暫的東西,跟著沮喪一同在心情平均值間起起伏伏,快樂甚至很廉價,可以靠著血清素的調整就創造快樂的感覺。如此,過去智人那些功名與財富的追求是為了快樂嗎?然後又算什麼?

還是智人想要的是擁有上帝的能力,可以創造生命、掌握一切的一切,包含自己的身體?不論答案是哪個,趨勢的方向幾乎是不變的──我們擁有漸趨近神的能力,而「當我們成為上帝,歷史就結束了」。


【補充資訊】

一、哈拉瑞的歷史詮釋相當獨特,在他來台灣演講時,我提問為什麼農業社會對人類其實沒那麼好,但還是走上這一途。雖然當天因為大家提問熱烈,沒被回答到,但我整理了在《人類大歷史》找到的答案,他認為農業革命是一場騙局‧‧‧‧‧‧請點這裡閱讀

二、哈拉瑞當初也來台灣演講,這是他在台唯一論壇,我也去聽了,幾乎變成他的粉絲。那天他演講的重點請點這裡閱讀

三、平常上課讀教科書很無聊嗎?點擊這裡,哈拉瑞教授的線上課程,值得你參與與收藏!

我與哈拉瑞教授合照



哈拉瑞教授的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