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親民的邏輯書:《是邏輯還是鬼扯》讀後心得與理論應用



《是邏輯還是鬼扯》不是新書,事實上他出版於2008年。我買下此書是在事隔8年後的2016年﹝去年﹞,讀完時也是2016年。2016這年度,對於這本書來說很有意義。為什麼?

還記得嗎,2016年年度單字是「後事實」﹝Post-truth﹞,說的是「事實的重要性已不被我們重視」;而另一方面《是邏輯還是鬼扯》則是一本教我們如何清楚思考,靠近事實的一本邏輯書。一來一往,如兩對立陣營相隔8年時空叫陣,因此感覺特別有意思。

│懶惰的心靈

不論是學術上的實證,或是我們生活經驗的回顧,都可以告訴我們一件事:人擁有懶惰的心靈。讓我們懶於思考一件事情更深層的面向,傾向於膚淺簡單、一廂情願的理解模式。如此現象之普遍,造成許多煽動和詐騙悲劇不斷發生。透過訴諸情感、貪婪甚至是簡單的答案,謀利者往往就能得逞。也能看見,人們寧可情感上接受簡單無負擔的答案,也不願意花更多力氣明白複雜的真相;就算有思考找真相,方法往往也不正確。

後事實時代更是懶惰心靈的強力展現。哈佛大學歷史學家Jill Lepore,在《紐約客》雜誌的文章〈事實之後:在真理的歷史中新的一章已展開〉(After the fact: in the history of truth, a new chapter begins),便談到後事實時代的顯著特徵,人們指責彼此說謊,論理依據卻從來不是根基於「事實」;而是訴諸一廂情願的自以為,和徑相矛盾的觀點。

訴諸情感﹝而非基於證據﹞的論證,都會導致我們背離事實;人們偏愛懶惰,不願意對事實有進一步思考,是陷入危險的開端。懶惰和訴諸情感的問題,是Lepore對「後事實時代」的分析結果,同時也是《是邏輯還是鬼扯》這本書首先要告訴我們的。

│社群媒體的陷阱

隨著網路和大數據的興起,資訊取得量和交易成本越來越低,但對於事實的理解卻是越來越少。如社會學家包曼﹝Zygmunt Bauman﹞所說,社群媒體是個巨大的陷阱,可以輕易的與他人絕交,不開心就封鎖,不是同溫層就放棄對話。如此掌控感,使人們始終學不會真正的社交技巧。

讀完《是邏輯還是鬼扯》,我們除學會思辨和聆聽的方法,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把思考後的產出,分享給其他不同觀點﹝不管是不是對立﹞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裡引出包曼的評論。因為除了後現實,網路取代許多溝通機會,同樣也可能強化懶惰心靈和訴諸情感的問題,結果仍是遠離真相,大吵大鬧以及相互對立,卻誰也不願意去好好陳述、好好聆聽彼此。一個小小台灣島,也會因此分崩離析的。

不可忽視,網路上零散、碎片化的言論,也妨礙我們了解真相。我們來不及從瑣碎片段的資訊,瞭解完整的脈絡;也尚未明瞭什麼論述可能為真,謠言就已經如病毒般的擴散,主導大眾的思緒。

《是邏輯還是鬼扯》在8年前提醒讀者,要特別留意媒體和政治人物的語言,如果這本書晚個幾年出版,想必作者伯納‧派頓﹝Bernard Patten﹞也會告訴我們:請注意社群軟體的訊息!

│生活中的邏輯應用

這本書總共有10個章節,前面9章都在告訴我們邏輯的謬誤,讓我們知道何為正確的思考方法,並解析詐騙如何利用我們的疏忽和愚蠢,趁機得逞。第10章是前面9章的應用,分析《愛麗絲夢遊仙境》這部經典作品,因為作者認為這部經典很聰明的操作邏輯學,作為時代的暗諷。

這些邏輯知識在生活中同樣很好用。我恰好最近回顧了電影*〈限制級褓母〉﹝The Pacifer﹞,發現有個橋段連續犯下2個邏輯謬誤!那時主角他們正參與真善美的戲劇排練,久經排練始終表現不佳,導演自暴自棄對他們說:「你們不可能表現得很好的,我知道,因為我是專業導演。」接著憤然離席。

這是第一個邏輯謬誤:訴諸權威的謬誤。《是邏輯還是鬼扯》告訴我們,訴諸權威的謬誤目的往往在於掩蓋無知。距離上演還有一段時間,真實演出也受到很多因素影響,成果不能由一個號稱有戲劇專業的人論斷。再說,小男孩演員有可能在身心素質等環節出問題,真是專業導演該去洞悉他才是。

接著,飾演褓母的馮迪索看不下去了,決定接手導演職位,訓練大家。他向大家信心喊話:「我們可以做到!」大家並不知道他是誰,也質疑他能否勝任。馮迪索熱血的說:「我排練過海軍上岸,我指揮過陸軍作戰......﹝下略數言﹞我們當然可以!」

這是錯誤類比,第二個邏輯謬誤。馮迪索說的是他在軍隊裏面的指揮經歷,而非舞台的導演經驗,所以軍官指揮舞台劇,演出能否成功是無法一概而論的。《是邏輯還是鬼扯》告訴我們這是人類大腦聯想能力的展現,但不能過度延伸,但其中邏輯矛盾也不容易發現。

│結語

礙於篇幅,9個邏輯謬誤實在不方便一次介紹完,就舉〈限制級褓母〉作為簡單示範。作者也是透過這種方式,一一介紹這9大類的邏輯謬誤。筆調輕鬆卻也夠嚴謹,專業但卻完全不枯燥,讓哲學、邏輯的思維,可以很輕鬆地被我們接收。這次舊書重讀,也是希望讓自己有更好的思考、論述能力。

最後「台灣要變得更好」是台灣人民由衷的期盼。希望清楚思考,開啟對話能夠帶動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