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男性也是被社會強暴的



男性也是被社會強暴的。﹝心中有話,不得不說。如果我政治正確,那就政治正確,如果政治不正確,那就不正確﹞

朋友D的哥哥好一段時間以來,被家人要求只要有空,就要回家處理家中開店的事務。這本來是和家人共同奮鬥事業的熱血戲碼,但其實是令人悲傷的一段故事。

朋友D的父親不是善於接納意見的人,更多時候,他會用他經驗的主觀判斷,否決其他家人的提議,或期待家庭夥伴,依他的指示行事。我想這是刺蝟型的人格。

而朋友D具有商業遠見,曾向父親提出一項同業結盟案,但遭到否決。而當時擬定合作的對象,如今已有長足且驚人的發展。和機會女神擦肩而過了,遺憾。

主角朋友D的哥哥則奉獻了他的流水年華,在學校課業重壓千斤,無法負荷的情況下,假日還需付出更多時間,來填入宛如黑洞般、顯然為不可行的商業模式之中。

當然,也隨課業變的困難,朋友D的哥哥成績大跌了。父親動怒,認為家庭提供這麼好的環境跟資源,成績怎麼可以那麼糟糕。於是打算取消哥哥的住宿,要求他通勤。朋友D露出憂心忡忡的面容說:「這是惡性循環,通勤花更多時間,更沒時間念書」。說的沒有錯,但其父親說的也對,他所提供的家庭環境是好,資源也好,但心偏了。

心是指同情共感,共同成長的心。

在說這段故事時,朋友D的究極摯友﹝這個詞絕對不是我選的XDD﹞也在場,早已怒不可遏,而我亦然。但這整個事件發展,朋友D的哥哥從來沒有發幾句怨言,幾乎逆來順受了。這樣的忍耐力著實讓我讚佩。

但很多時候,男性的忍耐,不是真的很理智而沒有情緒,而是非自願的不表達。我真的認為男性的心思,有時還更曲折難解。

從小到大男性也被灌輸著刻板印象,以付出為導向、必須功成名就、不能流淚,尤有甚者,不能表露情緒等等。有先天生理機制影響,也更有後天文化加乘,慢慢活成了一個只能接受強悍,沒有情緒出口的生物。

越是被要求要無比強悍的,內心就需要更多柔軟的關心和依靠;被灌輸最多期待的,越不能活出真正自我;情緒最不擅於表達的,內心也有更強大的毀滅原力!這叫平衡。

不要忘了,男性也是父權文化下的受害者,也是被社會強暴的。

我跟朋友D的摯友一致認同,該一起關心他哥哥的心理狀態。聽說他最近讀起心理學了,那顯然是想找尋其他窗口解脫。但遺憾還被說成是三心二意。他常常說說笑笑,但最怕只是強顏歡笑;很多時候或許面目坦然,但最怕壓抑下了無限激昂、憤怒和無力,最後成為一股反噬的力量。

在家裡被指指點點,被文化教育成付出與不能軟弱,走出去外面若又成為社會標準下的魯蛇,情何以堪?社會的低盪情緒、負面能量,將從沒有自主掌握人生的能力,而開始增強。

我言重了嗎?看看那些喪心病狂的殺人機器,哪個不是受到因為重大刺激、過多壓抑、失去對人的信心,和人斷了連結而變成的?背景有驚人的雷同。

一個事件的發生,必然是很多細節環環相扣,陳陳相因而導致,問誰能成就了一樁悲劇,最大推手正是社會偏見與歧視的文化,喊殺喊打不是根本解方。

父權,然後呢?應該也多多留心那些靜默少表達,什麼都選擇承擔的男性,讓更多男性了解,什麼是屬於自己的人生主控權,也該重新打造自己成功的定義。男性也變好了,兩性才更走向平等。

這不是全新的論述,這不是嶄新的命題,但我們需要一再複習,一再學習。再怎麼說,這都是台灣邁向下一哩路的重要考題。


*本文已獲得當事人的認同和支持而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