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沒有殼的蝸牛

圖片來源:http://www.nipic.com/show/21645.html

這篇文章不談過度昂貴的房價,以及世代貧窮的問題。我就只說一隻怪異蝸牛的故事。


有一隻蝸牛,從小在蝸牛堆裡長大,他的生長環境、周遭夥伴和朋友們都是蝸牛。隨著時間過去,大家都長大了,兒時玩伴們的殼逐漸都成長,變的又厚又大,並長出美麗的紋路來,可是獨獨這隻蝸牛不同,只有身形變大,沒有長出任何的殼。

漂亮的殼是成熟與優秀的象徵,是一隻蝸牛最重要,也最引以為傲的身體構造。這隻蝸牛不只沒有美麗的殼,甚至連殼都沒長出來。當然,他必定受到周遭蝸牛們的排擠與嘲笑。

他在蝸牛圈裡抬不起頭,大家每每看到他,就認為他是受到詛咒了,把他視為不祥之物敬而遠之。令他難過的是,他的兒時玩伴,以及一路成長走來的朋友們,沒有顧念舊時情誼,也跟著世俗大眾嘲笑他,紛紛離他而去。


他的社交嚴重受挫,他在愛情的路上也不順遂。已經過了該交配的時候了,他卻還沒有任何對象,也沒有人看上他,儼然就是魯蛇。他只能既難過又羨慕的,看著那些已離他遠去的朋友,用美麗的殼在情場和社交場合大放異彩。

他想知道為何他沒有殼,他並不信世人的詛咒之說。他推敲或許是自己營養不夠,或許是自己運動不足。看著自己光滑又空無一物的背部,苦思各種假設和可能,但始終沒有得到解答。

他到海邊散心,期待大海能夠帶走他的哀愁。忽然間靈光一閃,他想到自己既然長不出殼,那就找個外接殼啊。可以去撿個貝殼裝到背上。於是,他選了一個螺紋精美的乳白色大殼,裝在自己背上。起初有點重、不大適應,但經過幾天調整,他已能悠然自得背著那乳白大殼四處遊蕩。


他終於回到世人面前,大家見狀無不驚訝,擁有那個乳白螺紋大殼的他,早已非復昔時吳下阿蒙。他的朋友們也回來了,並讚美著那大殼是何等尊爵不凡。他走到哪都有人爭相交際;愛情上,他也獲得了空前的成功──有諸多仰慕者,也有心愛的另一半。

於是,他就這樣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嗎?才怪。

紙是包不住火的。蝸牛睡覺都是縮在殼裡的,只有他例外,他每天睡覺時都把殼脫下,隔天要出門時,才背上那尊貴的螺紋乳白大殼。在一次晚上時,他朋友很不巧的,剛好在他睡覺的時間路過他家,驚訝發現,他睡覺時竟然與殼分離。

「媽媽說,我們如果跟殼分開來會死掉的,為什麼他可以這樣睡覺,沒有死掉呢?」他朋友在心中反覆自問,面露驚恐。

「該不會他的殼是假的,一直以來都是假的?」他朋友茅塞頓開,眼神中帶有驚恐與憤怒。


事情在隔天便在蝸牛圈傳開了,他的朋友、伴侶和仰慕者們怒不可遏,怒斥他的不是,對他拳打腳踢。他瞬間變回以前那個他了──背部光滑、被大家嘲笑和排擠的無殼生物。這次他曉得,蝸牛圈他是混不下去了,於是他赤手空拳,在當天晚上什麼隻字片語也沒留下,默默離開蝸牛圈了。

月寒星冷,他一個人以黑夜為背景,漫無地的一直前進,不知何處會是故鄉。他向自己說:「反正我已經一無所有了,這次到哪就算哪」,意志堅定。

他走著走,相當疲乏,體力近乎透支。忽然間他聽到遠方人聲吵雜,發出一大團喝喝哈哈的叫聲。原來是一群蛞蝓商人,背著隔天要上蛞蝓市集交易的寶物,漏夜趕車奔馳。蛞蝓商人還給他一點食物,好讓他撐過這個夜晚。

望著那商隊遠去背影,他突然覺得這些商人們長的跟自己好相似。

長的......相似?

「該不會我是一隻蛞蝓吧?」他望著天空,星斗明明滅滅閃耀著,彷彿是造物主對他這份提問,嶄露舒心的微笑。


我上次遇到一個要升大學的學生,他原本想唸職科,但家裡人一直要他普通高中,然後升一般大學。他也才思聰穎,如家人的期望讀好高中,考上名門大學。可是他一直覺得自己還是喜歡走技職體系。

我有一個朋友,他很喜歡讀宗教和哲學,但和家裡人幾經拉扯下他勉強讀了商學,但他極度沒有興趣,要轉系還受到家人警告。

我說你們啊,根本是蛞蝓吧,只不過假裝自己是隻蝸牛


★和蛞蝓與蝸牛有關的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