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上心頭

話說從八月中開始至今快一個月,就持續著台北─高雄來回的行程。這不是因為有什麼厲害的大生意,而是為了重病住院的外公和外婆。

我是最慢獲知兩老住院的消息的,至少慢個2、3天,而二老住院時間幾乎一致,估計也是相互感染。接獲訊息第一時間,我就不假思索推掉8月後在台北所有行程,匆匆忙忙南下歸去。

原先就規劃八月中下回去,休息個片刻時間。可惜事情接踵而至,眼看是沒有回家機會的,但因他們住院緣故,一切卻還提早了。

我們是醫院裡數一數二勤勞的接力大隊,全家人玩接力賽,輪流在兩個不同病房陪伴與照顧兩老。很少家屬這麼費勁。舅舅北上換我接棒,我完換老母和弟弟,我北上舅舅再南下,頭昏眼花,有起點,但沒有終點。

第一次在醫院看到外公,他病懨懨的休息,在那之前,已是數個多月沒見。但他一看見我和弟弟到場,興奮地坐起來不斷說話,從關心問候、外婆的事,甚至到教育理念他都說過了。原來久違的家人陪伴能這麼有力量,言辭之間,我也注意到,原來我比他想像的,都還要重要。

這一切來來回回、反反覆覆,眼看也已一個多月。我發覺,陪伴似乎才是人最重要的。我應該很早以前就懂這個道理,只是不知怎的,卻很少實踐在日常生活之中。

陪伴的重要性在現代社會是被忽略的,我們追逐了一些自己的理想,奉獻了時間給國家社會,走了一遭才發現,最該接受我們心力與時間奉獻的,卻是我們身邊的家人。

我們是有社交邏輯、需要社交溫度的動物。有人以追求外在成就來取得認同感;有人凶狠冷酷,但背底下也熱衷於成群結隊,有伴的感覺。無論何種人,取得社會認同,熱衷於團隊互動,也不過在在證明我們總是需要人的溫度與陪伴。

來回的接力賽,是我們能為外公外婆,盡到最大的責任。

醫護方面,也很幸運主治醫師是能體會社交邏輯的人。他理當和所有大醫院的醫師一樣,有好幾棟樓的病人要顧,無暇注意細節。而他卻還願意撥冗出現,好報告給家屬訊息,我們也總是找的到他。他甚至也仔細記下一切和病人相關的細節。

我後來想到一句話:「在一群聰明學生裡面比誰聰明,一點意義也沒有。」我想說的是,能讀醫學系,成為合格醫師的人都很聰明、很不簡單。但真正使他們不一樣,並讓家屬感覺安心溫暖的,是懂人心、明白社交溫度的人格特質。

人性、人情跟人文,才是我們存在的根本價值。

弟弟考上高醫,活動中校長一段講話令我們滿意。他期待高醫不只培養醫學的技能與知識,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文和哲學的素養。引這段,也只是想重申,在技能好的人中比誰技能好,一點意義也沒有。有專業技能但不諳人情世道,你能說這是一個完整的人嗎?

遺憾我們現在還停留在技能導向的框架,無法明白我們要在人文社會領域的學習中,真正理解人性。那才是讓我們差異化、提升附加價值的關鍵。

行筆到此,也不知如何收尾,膩了那種老生常談的道理,就用卷頭那句詩概括全文心情,略作總結: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上心頭